倾城农女有点甜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沈怜月司空明章节目录精彩章节

[倾城农女有点甜] 小说介绍

[倾城农女有点甜]是一本不可多得的优质小说,该小说主要描写了沈怜月司空明之间的故事,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花伴月精心编写,文章感情细腻、情节流畅,是非常值得观看的,小说故事情节是:“司空明?!”沈怜月知他无耻却没想能到这步,她举起十几斤镣铐对着司空明胸口劈下去,司空明踉跄着后退数步。这当口,沈怜月在腰间摸索想握住藏在其中的竹笛,她儿时偶遇高人学了驭兽之法,夜夜于山林中自训。前世守着同高人的承诺却不得善终,今世便是破了誓言,天爷该会原谅她!...

[倾城农女有点甜] 第1章 救母 免费试读

落满腐烂树叶的院子——

“**!你的姘头已经死了,从今之后你生是我的人,死是我的鬼!”司空明扯着沈怜月的头发,生疼,“你若向我忏悔罪责,或许我们还能回到从前。”

沈怜月斜眼瞧过去,司空明的眸子里确实透着期待,但那绝不真实。自她嫁给他,他便日日疑心她与别的男人有染,不仅未碰过她,还常施鞭刑。

她若认罪便是更不会有好下场,为此,她缄口不言,直直盯着他。

司空明力道加重,泪水被逼出沈怜月眼眶。

“我,恨,你。”她一字一顿,清晰可闻。

司空明气急一把将她丢在床帏之上,手中长鞭一下下抽打在她身上,嘴里不断怒吼着,“**!”

沈怜月咬破嘴唇,直到血液干涸也未曾喊出过半个字。

不知过去多久,沈怜月睁开眼睛,不见绫罗纱帐。

沈怜月苦笑,是将她赶出来了吧,他许多天前便说过要将她丢到城外的庄子去。

也好,好过在那府中过暗无天日的生活。

“来,把人给我带走!”窗外忽然传来吵嚷。

他出尔反尔了?

沈怜月惊得跳起身缩成一团,却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不见踪迹,不仅如此,她整个人似乎都小了一圈,像是十几年前尚未长成的模样。

“砰——”

门扉被人踹开,数个虬髯大汉提着木棍鱼贯而入。

“**在哪儿?!”

铜铃大的眼睛瞪过来,沈怜月一愣,这不是沈银村的村正……

司空明将她送回了老家?

“你娘呢?”

“我娘?”那不是该在十几年前便已经……

等等!

沈怜月迅速扫看屋内陈设,又看众人,有些激动道:“我娘她还,还活着?”

村正一怔,盯了她半晌方道:“现下还活着,待会儿便不一定了。”

“村正!”门外连滚带爬跑进一人,指着东边的厢房道:“找到那**了!”

“走!”村正手一挥,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开。

此情此景与沈怜月心底尘封的记忆重叠,那是十几年前,她还没有掉入司空明的魔窟里。

沈怜月慌忙套了外群追上人群,果然在厢房门口见到那熟悉的身影!不是躺在棺材里,不是活在记忆中,而是活生生的人!

“秦氏,你可有什么要分辨?”问话的是汪全,前世便是他伙同村正害死了母亲,原因是同她定了娃娃亲的司绝尘得了本届府试魁首,夺了他管膳食的肥差。

上一世她昏昏欲睡,醒来时母亲已然丧生,司空明趁机出现花言巧语哄骗她,让她悔了同司绝尘的亲事,一头栽进所谓的“情爱”中。

这一世,她绝不可能重蹈覆辙!

“当然。”那边,母亲答话铿锵有力,虽处于下风,眼中却是倔强,“女子贞洁这样的大事怎可乱认?我自嫁入沈家便未对不起沈家!”

“莫要狡辩!”汪全扯掉母亲腰间的玉佩,“此物便是证据!你家徒四壁,何以能得这样的物什?定是他人赠予,你孤儿寡母无权无势,何人又为何给你?只能是与奸夫的情定之物!”

众人纷纷点头,认定了汪全所言,一拥而上,眼瞧着便要将母亲送入猪笼。

“不准动我娘!”沈怜月自墙角提了锄头,自人群中劈开一条路,奔向母亲,打退押住她的村民。

汪全惊得晃神,沈怜月趁机从他手里夺了玉佩,观瞧一番后冷笑,“刘秀才是眼瞎吗?这东西乃我母亲常年佩戴的!”

她眼神如淬了一层冰,汪全推了村正挡在身前,“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,此前竟未发现,你便问问在场的,可有人见过,若有,便是我们冤枉你,当即离开!”

沈怜月以眼神寻了一圈,众人不是躲避,便是摇头,显然是碍于村正的权利不敢出头。

“怂包。”她暗道,又扬声道:“助纣为虐便有一天要报应在自己身上的,各位想清楚!”

“不必说此诛心之词,你同你母亲分明是一丘之貉!”汪全扬声道:“半月前,你深夜回家又不肯说去处,闹得人尽皆知,如今干脆一并算!”

他斜眼看向她母亲,“你们母女俩若是想要一起下去做个伴,我倒是可以再准备个猪笼。”

“清者自清,我根本……”

“好!”母亲出声打断她,“我认!”

“母亲?!”沈怜月转头,疑惑地对上那双浸水的眸子,瞬间便懂了。

他们能够将玉佩曲解成这般腌臜意思,对她“欲加之罪”更是轻而易举,母亲如此做便是打算用自己的命绝了这些人陷害之心。

不成!

她前世便亏欠母亲无以为报,上天垂怜,给了再一次的机会,决不能坐以待毙!

前世孤苦种种掠过眼前,沈怜月举起锄头对着村正的脑袋劈将下去,赫然便出现个血窟窿。

村正捂着脑袋疼得满地打滚,她昂头冲汪全道:“如今我看事情不是咱们私了便成的,不若报官吧。”

浸猪笼是私刑,官家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伤人却不是几句话能了的。

她必须将事情闹大,赌司绝尘对自己那点青梅竹马之情。虽然前世她悔婚时司绝尘未说一言,她也不清楚他对自己到底有没有情谊,但左右现在她是他挂名的未婚妻。

“报官?”汪全一惊,他自然知道沈怜月如今挂名的夫君司绝尘在县城中的势力,若闹去那里,她就算认了伤人的罪名也不过走个过场,毕竟那位背后之人不好惹。

“对!既然说不清,便让官家来断,刘秀才有异议?”她眉眼一挑,锄头横在胸前,“你若不答应,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!”

汪全瞧一眼血流不止的村正,有些犯怵,村正摇摇晃晃起身,眼神愤恨却不敢向前,“你这小**当真胆肥,报官,非报不可!”

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朝县城而去,沈怜月一入城便脱队打散去司绝尘府上求见,没想到村正早她一步通报府衙,衙役先至,将她团团围住。

村正扒着伤口同捕快道:“大人,便是这女子伤了我!”

类型:小说 标签: 倾城农女有点甜 倾城农女有点甜免费读全文 沈怜月司空明

猜你喜欢